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淘宝创客模式引领新硬件创业之首 数字世界颠覆现实世界
2013-03-25         来源:IT863       [我要评论]
淘宝+华强北+珠三角+Kickstarter,创客崛起,无中国,不创客。中国成为新硬件创业的理想之地。在数字世界颠覆现实世界的新工业革命中,中国制造正重新找到“不可替代”的位置。
创客、众筹模式,这些近两年最时髦的词语为何与中国成千上万的小作坊紧密相连?在数字世界颠覆现实世界的新工业革命中,中国制造正重新找到“不可替代”的位置。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来看一些平时并不怎么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的“小人物”。他们无名,在一个相同产业链不同环节上从事一件被一些人视作“大事件”的事情。以不同身份与角色,他们阐释了一种叫“创客”的新物种。
 
通过还原他们的图景,我们看到另类中国制造的崛起。
 
小工厂主:李林
 
李林是一个典型的广东小老板:消瘦、利落,沏得一手好茶,在办公室里供着财神像。1988年生的李林初中毕业后,去了技校,然后在一家数控加工中心从学徒做到师傅。现在,在广东佛山这样以加工业发达著称的城市,他有一个10人规模的金属加工厂。
 
他的工厂不过300平方米左右,3台数控机床和3台冲床就随意立在未经处理的黄土地面上。机器是采用按月分期的方式购买的,有的还没付完款,“主要是有订单,场子就可以撑起来了。”他说。
 
很难想象李林和他的小工厂与现在最时髦的一种硅谷创业潮流产生联系。事实却确实如此,聊天时,他会熟练地提及科技博客ifanr上的某篇文章。
 
李林在2012年12月接下的一个特殊订单,将他卷入这个被称为“新工业革命”的大潮中。
 
创客:王建军
 
下订单的是王建军,一家叫Makeblcok的公司的创始人。他的产品乍一看再普通不过——就是一个个铝合金材质的零件,有长条状,有块状,上面设计了螺纹槽,你可以将之想象成为一个金属的乐高积木。这些形态简单的零件一经组合,便有无限可能,还可以与其他产品相互扩展。
 
你可以把王建军称为“创客”(maker)。“创客”特指——有改变世界的梦想,利用数字工具设计,然后将现有的电子元器件进行组装,最终出产实物的硬件创业者。在被他们奉为《圣经》的《创客》一书中,《连线》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认为,“创客运动”将实现全民创造,推动新工业革命。
 
但当产品从CAD(计算机辅助设计)工具、3D打印机等DIY过程转向规模生产时,创客们却必须依赖于那些看起来没有这么酷炫的加工厂,把图纸变成实物。创客们发现,中国是完成这个过程中的理想之地。
 
这就是李林承担的角色,他在自己的工厂中用数控机床和冲床铣出这些零件,最后检测打包发给创客们。
 
在这一轮硅谷硬件创业潮流中,那些造就了“世界工厂”、长期在产业链最底层被打磨的中国小工厂价值得以凸显。它们在其中被重新排列组合,掌握了更大的主动权,有了更多的议价能力。
 
Makeblcok的订单金额不算太大,却给李林的生活带来了改变。他越来越喜欢上网搜索与硬件创业相关的资料,还看了好几遍王建军的创业故事,“要不是有了这个厂子,我可能已经加入王建军的团队了。”他说。
 
2011年4月23日,王建军放弃了刚满一年的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专心投入到Makeblcok的设计中。“我不想过那种20岁就能看到40岁的生活。”他在一篇博客中写道。
 
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商业模式,甚至没想到这个项目的难度会如此之高——为了检验0.05mm的改动带来的难以察觉的效果,他不得不反复打样。套件里出现的每一个零件至少都经历了10次以上大大小小的修改。
 
2011年是硬件创业生态逐渐完善的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像王建军那样投身其中。智能设备的强大扩展性,简单、方便控制的开源硬件Arduino控制板的出现,众筹网站Kickstarter的火爆,苹果大幅拉低铝材加工价格和3D打印机、数控机器的普及……这些对创业者的意义是:只要有技术和创意,做一个简单的产品雏形似乎没有太多难度。若你能写一手好的文章,产品卖相也不错,就可以登上Kickstarter筹到资金。有了足够的钱,规模化就显得不是那么遥远。
 
“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说互联网,那是比特(bit,数字领域最基本的组成单元)的世界。现在是时候回到原子的世界了。”王建军说。
 
“作案”地点:淘宝·华强北
 
为了省钱,王建军在3月初把办公室从深圳中心区搬到处于关外的深圳宝安区。在这里,200多平方米的房子一个月只需要3000元的租金。但他有点担心这里的快递公司是否好找。
 
之所以有这样的焦虑是因为Makeblock团队的研发离不开淘宝。在淘宝上,你可以找到各式各样的电子元器件,以及承接PCB(印制电路板)打样的商家。在下单购买后,2至3天,研发需要的材料就能送上门来。此外,你还可以找到非常便宜的Arduino控制板,它几乎可以用于制作任何电子产品和连接各种传感器—按照开源协议,在国内的山寨产品不能称为Arduino,但只要提供相同的功能,并冠以其他名称,你大可以称自己是类Arduino板。
 
每隔一段时间,王建军和Makeblock成员都会背着双肩包,去深圳华强北购买一些常需要用到的电子元器件。华强北不仅仅是国内最大的水货手机集散地,也是亚洲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这里的元器件低价且种类繁多,你能以国外几分之一的价格购买到绝大多数你想到的电子元器件。
 
种种便利,加起来就是时间上的节省。用王建军的话说是:“我们可以在国外产品迭代3次的时间迭代8次。”
 
孵化器投资人:Zach Smith
 
这也是纽约客Zach Smith爱上中国的原因。Zach是3D打印机公司Makerbot的创始人之一。Makerbot这个名字在硬件创业圈里耳熟能详,它是第一家将3D打印机商业化的公司,同样也是一个硬件创业公司。
 
因为与另外两个创始人在开源的理念上不合,Zach离开团队来到中国,在硬件创业孵化器HAXLR8R创始人之一CyrilEbersweiler力邀下成为HAXLR8R一员。他们的工作是选拔由2到4个人组成的硬件创业团队,为其提供25000美元种子基金和免费的办公空间及导师扶持资源,让这些人的想法变成产品。
 
HAXLR8R成立于2012年1月,与国外那些通常扎根于硅谷的创业孵化器不同,它的总部就位于华强北中心位置的鼎城国际大厦。至于原因,“哥们,要知道下楼走一会就能买到我们需要的任何电子器件。”Zach说。
 
每当HAXLR8R的工程师缺零件时,他们会花5分钟乘电梯下楼,走10分钟路,再花10分钟在华强北电子元器件交易中心购买LED灯或者排线、电容等,然后再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当需要比较大批量的零件时,只需要一个电话,20分钟左右,一辆摩托车或者面包车就会停在楼下,送货小哥会把这些玩意扛上HAXLR8R所在的10层。
 
“在美国找到一家愿意为你打印10块PCB板的公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Zach摇了摇食指,“更别提下楼就能找到种类繁多的LED灯、排线、电子元器件……我爱深圳。”
 
这些研发需要的电子元件加工起来并不难,甚至可以说十分简单。但正因为简单,所以琐屑。要如此方便的、小批量地购买到,必须离原产地近。在中国,像富士康这样高度集成的流水线式工厂其实不多,大部分工厂规模不大,零散分布在各个区域形成小产业集群,做着各种细微和简单的初级加工。他们中大多数产能不饱和,不会拒绝一些数量极小的订单,反正机器闲着也是闲着。而珠三角已经形成电子产业集群,深圳因地理和政策上的便利成为了集散地。这些红利,成为硬件创业团队的便利。
 
“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速度,可以让我们的研发更快。” Zach表示。
 
众筹平台:Kickstarter
 
Zach和他的团队在改变中国的创业者,其中就有王建军。2012年3月,Makeblock成为首批获得HAXLR8R投资的10个团队之一。那时,王建军已经完成了设计和供应链的开发,就等着资金投入做出第一批产品。为了做到这些,他已经刷爆了几张信用卡,找朋友借钱,共欠下了近5万元的债。新的资金解决了燃眉之急,但依旧不足以支撑Makeblock全线产品的批量生产。在HAXLR8R的建议下,他把目光投向了海外众筹网站Kickstarter。
 
Kickstarter的创始人之一曾经是个总是被拒绝的创业者。这个平台的目的是让有创新想法的小开发者不再受限于挑剔的风险投资者,而是通过向你我这样的普通人筹款解决项目启动资金。投资者的回报可以是金钱或股权,也可以是与项目相关的实物或非实物,Kickstarter只收取很低的佣金。2012年,这个众筹平台上共筹资3.2亿美元,有18000个项目成功筹到预计的款项,投资者达到了220万。
 
“成功登上Kickstarter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引爆点。”王建军说。2012年12月,他把项目发到Kickstarter网站上,筹集的资金将用于“开发新的部件和功能,提升整个产品的表现”。除了要说明资金用途外,Makeblock团队还需要说清楚产品的用途、发展空间、风险和困难等。总之,就是要让付款的人相信,这是一个靠谱的项目。
 
实际上,在上了Kickstarter并被国内科技博客报道之后,王建军频繁接到来自天使投资人和风投的电话。不过,即便是每个月销售额超过1.5万美元,并且在稳步增长,但在这些电话中,仍然鲜有人愿意讨论Makeblock的产品,或者说表露出鲜明的投资意向。
 
对此他能理解。硬件创业和软件创业大为不同,这是一个重投入、慢回报、低利润的产业。你很难跟资本方去画一个用户数2000万以后盈利模式随手就来的大饼。10万规模时产品使用的模具跟1万肯定不同,你需要重新开模,甚至更换代工厂—而软件端,可能只需要升级版本,改改bug,多买点服务器,花费的资金不在一个量级上。
 
此时,Kickstarter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在40天筹款期内,Makeblock团队一共筹得了18.5万美元。他们原本定的目标只有3万美元。
 
不仅仅是Makeblock ,即使是2012年最火爆的硬件创业项目Pebble,在上Kickstarter前,从硅谷头号孵化器Y-Combinator拿来的天使投资几乎花光,而后又无人接手,资金链近乎断裂。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狂筹1000万美元,成为明星产品。
 
对于创业者来说,Kickstarter不仅意味着钱。大多数Kickstarter的项目都只是一个设计稿,或者是一个不完善的产品雏形。而一些项目的出资人等于预购了这款产品,成为忠实的“天使用户”。无论是Pebble还是Makeblock,它们的团队都需要随时向出资人更新进程报告,并对相关建议和意见作出回应。对于一个全新的产品来说,这是难得的一次市场前期调研。

相关热词搜索:创客 淘宝

上一篇:海尔杨绵绵淡出梁海山周云杰拟接班 张瑞敏难以抉择
下一篇:金蝶亏损1.4亿元 云技术应用失利徐少春阻力增大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