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财经 > 正文
省委书记王儒林:山西有干部在京沪有几十套房 家财过亿
2015-03-07         来源:IT863 新京报       [我要评论]
王儒林说,山西腐败量大面广。纵向看,从省到市、到县、到乡、到村,都发生了严重的腐败问题;从横向看,煤炭部门是腐败重灾区
  昨日下午,人代会山西省代表团举行媒体开放日。在提问环节,几乎所有的关注点都聚焦到“反腐”。山西是中央唯一定性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省份。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说,受反腐影响,山西省管干部空缺近300名,如何选人用人是目前面临的最棘手问题,目前空缺的岗位中有3位市委书记,16位县委书记,13位县长。

  王儒林说,山西发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它是一坨一坨的。像省级干部被查处的7人;像市一级,太原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公安局长被查处;县一级,像高平市连续两任市委书记、四任市长、一名纪委书记被查处;村一级,有个市查处城中村案件时,倒查出几十名党政干部,其中有一名市局级干部,在北京、上海等地有几十套房产,家财过亿。

  王儒林分析,山西腐败的问题主要有4个方面原因:

  一是党务方面没有从严治党;第二没有从严治吏,权力失控;第三没有拧紧总开关,道德塌方;第四没有从严查处。比如省里连续14年没有查处市委书记腐败案件,有一个重灾区的市,从2010年到去年9月,连续5年时间内重处的案件只有4件,移送司法机关仅1人,涉案仅5万元。所以说,现在一查就是一帮,一动就是塌方。

  ●纵向看,从省到市到县到乡到村都发生了严重的腐败。从横向看,煤炭部门是重灾区,交通等部门是多发地带,纪检监察、组织部门也发现了不少腐败问题。

  ●山西发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它是一坨一坨的。

  ●山西腐败形势复杂,贪腐数额巨大,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有的甚至去年9月以后仍然不收手。

  ●党的十八大后,做官都不容易了。官都难当了,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前所未有的情况。

  ●买官卖官是腐败之母,下一步将继续坚持从严治吏,在选人用人上下工夫,绝不会搞政治运动,也不搞人人过关。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

  热点回应

  1 【官难当】

  从十八大以来做官都不容易

  晋官难不难当——这是一个近几年人代会山西团“开放日”上经常出现的提问,常问常新。首次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亮相山西团“开放日”的王儒林回答说,去年9月1日到山西工作以来,因为安全生产、环保等因素,确实感觉“晋官难当”。

  王儒林说,党的十八大后,做官都不容易了,官都难当了,这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前所未有的情况。

  他解释十八大后官难当的原因:第一,责任压实了,出了事要问责、要摘帽子;第二,纪律、规矩较真了,纪律不是稻草人、橡皮筋,犯规要吹哨、让位子;第三,工作任务拉清单了,完不成任务要打板子;第四,权力受制约了,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如果权力出了“笼子”,人就可能进“笼子”。官难当,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如果官都“任性”,老百姓就会遭殃,党心民心就散了。

  2 【腐败重】

  官员被双规时兜里揣着贿款

  王儒林说,山西腐败量大面广。纵向看,从省到市、到县、到乡、到村,都发生了严重的腐败问题;从横向看,煤炭部门是腐败重灾区,交通等部门是腐败多发地带,连纪检监察、组织部门也发生了不少的问题。

  他以纪检系统为例,从省纪检委书记、常务副书记,两届四个班子都出了问题,到市、县纪委部门,到直接办案的人员,也出现了问题。山西严肃查处了纪检监察部门的问题,去年9月至今,查处了117位,其中56位清除出了纪检部门。

  王儒林认为,山西腐败形势复杂,贪腐数额巨大,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有的甚至去年9月以后仍然不收手。

  有一位贪腐官员去年12月被双规,在11月份时还收了一套在三亚的房产,价值280万,被双规的当天,兜里还揣着一万欧元的贿款。有的贪腐官员家财已经过亿了,还把送钱的人分为可靠和不可靠的人,他向可靠的人要钱,退还给不可靠的人。

  3 【岗位空缺】

  如何选人用人是最棘手问题

  对于媒体关于目前山西干部岗位空缺现状的提问,王儒林表示,目前省管系统干部空缺近300人,如何选人用人是面临的最棘手问题。

  他说,目前空缺的岗位中有3位市委书记,16位县委书记,13位县长,这些岗位不能长期空缺,但不能今天提起来,明天又进去了。

  “比如(一个职位)考察名单上有个排名比较靠前的干部,刚上名单半个多月,就牵进去了。还有一个自荐的干部,他说自己肯定没问题,这人各方面评价也不错,进入考察名单一个月也掉进去了。可见,腐败分子具有隐蔽性,具有两面性。”王儒林说。

  王儒林说,买官卖官是腐败之母,下一步将继续坚持从严治吏,在选人用人上下工夫,绝不会搞政治运动,也不搞人人过关。

  他透露,山西目前问题比较突出的是吕梁市和山西省交通厅要充实调整人员。

李小鹏:很多腐败案都有煤老板

  开放日上,有记者向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提问:“2014年,山西GDP增长只有4.9%,经济发展断崖式下滑,省长有压力吗?能睡好觉吗?”

  “不睡觉怎么干活呀?”李小鹏表示,经济的下滑难不倒山西,山西要振奋精神,全力以赴。

  他说,山西经济下滑,煤价下跌是短期因素,长期来看,一煤独大。自身来看,说明适应新常态还做得不够。

  李小鹏说,过去煤炭价格高,煤炭企业效益好,一俊遮百丑,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现在煤炭价格低,问题就出现了。政府该管的没有管好,不该管的又伸手过长。

  李小鹏也提到,山西很多腐败案件背后都出现了煤老板,都涉及煤炭资源交易。煤炭资源交易由于制度不完善,信息不公开以及利润巨大,就很容易滋生腐败。

  袁纯清:已就山西腐败问题检讨

  “我在农村出生长大,所以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爱。”昨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袁纯清参加山西团审议时,谈到了履新半年来的感受。

  对于山西出现的严重腐败,他说,尽管这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但作为时任省委书记,负有领导责任,自己已经在去年的山西领导干部任免大会上表示过检讨。

  “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是负有领导责任的”

  审议中,袁纯清主动谈到了山西的腐败问题。“党中央和中纪委严肃查处山西严重腐败,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我是坚决拥护的。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腐败,侵害了人民利益,败坏了党的声誉,也损害了山西形象。”

  去年9月,袁纯清不再担任山西省委书记职务。他说,坚决拥护中央对山西省委领导班子做出的重大调整,“尽管山西发生严重腐败问题是长期积累的过程,不是一天冒出来的,但作为时任省委书记,是负有领导责任的。”

  袁纯清介绍,在去年的山西领导干部任免大会上,自己已经表示过检讨。

  “给了我一个直接服务农民的机会”

  去年9月,袁纯清首次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身份露面。昨日,他首次公开谈起履新以来的感受:“感谢中央对我个人的关心,把我调整到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工作。来了半年了,我的感受是给了我一个直接服务农民的机会。我在农村出生长大,所以对这份工作充满了热爱。”

  “我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曾经是农民,我在农村入的党,所以我对农村、农民有天然的感情。”袁纯清说,“去年北京APEC会议期间,趁假期回到了阔别十几年的村子,当年一起劳动的人里,有的人才60多岁就去世了。我的心很疼。”

  他对现场的代表们说:“我们现在60多岁的人,看我们的面色、我们的手,还很红润,你去看看村支部书记看看农民,50多岁背就驼了。这说明农村有的地方很穷,农民还比较苦,城乡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袁纯清在审议中提到,有些官员利用新常态为自己不积极作为找借口,这是干部队伍中一个很值得注意的倾向。

  他说,官员要从思想和行为上保持积极的态度,这样才能认识和把握新常态。

  令狐安:现在是选干的最好时机

  “现在是培养选拔干部的最好时机,因为谁敢担当谁不敢担当一目了然。”昨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令狐安在山西团“开放日”上说。

  令狐安认为,当前“正视问题,振奋精神”这八个字对山西而言至关重要。“今年媒体来这么多,比前几年来的人多了一倍不止,我看也是好事儿。”

  令狐安说自己不是山西人,也没在山西工作过,但要为山西说句话:现在是各类资本到山西投资的最佳时期。

  在他看来,经过反腐,山西风气正了,机会多了,谁先投资,谁先获利。“就和股票买跌不买涨一样,现在是各类资本到山西投资的最佳时期,同时困难时期也是培养选拔干部的最好时机,现在谁敢担当谁不敢担当,一目了然,建议山西省委省政府抓住这个好时机。”

  令狐安在发言中还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多条建议,比如建议加强罕见病医疗救助、继续完善计划生育政策等。对于计划生育制度,令狐安建议全面放开二胎、研究非婚生子女权利保障问题。

  现场

  140多记者追问山西团

  山西团太“热”了——不仅仅指关注度高,平时举办全团会议空间有余的会场一下子来了140多名记者,室内温度瞬间飙升且缺氧。

  “开放日”下午3点开始,不到两点半,记者席就基本坐满了。为了容纳更多的记者,特地撤掉了一排桌子。记者席前排早已被占据,据说坐在这里,问答环节举手被叫到的机会大一点。

  据山西团提供的数字,有72家媒体的140多名记者来到山西团“开放日”,其中近30名外国记者。记者数量应为近年来之最。

  去年,一场“塌方式”腐败,让山西成全国瞩目的焦点。媒体们最关心的也是山西如何反腐,回答环节前几个问题都和反腐有关,媒体甚至拎出“山西有好几千人都上了纪委的黑名单”的说法请省委书记王儒林回应。

  王儒林有备而来,当他说到“山西发生的腐败问题不是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全场一阵笑声。“一坨”这个数量词经常用来形容什么,大家心照不宣。

  接近下午6点,王儒林最后回答了一个记者们开场前热议的话题——晋官难不难当?答毕,“开放日”结束,当记者们越过隔离线冲向主席台时,王儒林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转身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王儒林 山西

上一篇:柴静“穹顶之下”批评政府不作为 引外媒广泛关注
下一篇:京津冀顶层设计3月底发布 规划出台超出很多人想象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