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信 > 正文
面对高管离职背叛,张朝阳怒了,任正非却表达了歉意
2017-05-10         来源:IT863 善缘街0号       [我要评论]
张朝阳曾经说自己一天只睡四个半小时,要保持「进攻」的状态,并坚定地表示「搜狐视频一直在第一阵营」,并且要在三年之内让搜狐重新回到互联网中心,同时搜狐视频要在2019年实现盈利
    是选择「张朝阳式」的反击,还是「任正非式」的谅解?

初创公司人才流动快,尤以基层员工的变动最常见。而在明星公司,基层员工的离职并不会引起多大的震荡,但核心员工的出走,很容易让企业「伤筋动骨」。

高管出走也就算了,如果还跑到竞争对手的「碗」里,甚至自己创业成为公司劲敌,TA的跳槽无异于一场大风暴。面对这样的「背叛」,照常人的逻辑来说,大boss的心情多少会有些不爽。

这不最近搜狐的掌门人张朝阳就因为一位前核心员工的跳槽发怒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张朝阳:要讲究规则,这个事不是小事!

 

筱楠(马可)曾是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总经理,最近她选择跳槽去了竞争对手那里。这一举动却引来老东家的强烈不满。

搜狐表示与马筱楠曾经签署过《不竞争协议》,也就是我们俗称「竞业禁止协议」,而马筱楠并没有遵守这一协议,选择去了优酷视频。基于此,张朝阳怒了,向马筱楠提起劳动仲裁,并提出索赔千万赔偿金。

 

狐视频是这些年搜狐重点发力的业务。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传统PC门户业务逐渐在衰落,搜狐把自己再次崛起的很大希望押注在了视频业务上。但是,移动视频领域群狼环伺,优酷视频、腾讯视频,以及爱奇艺等竞争对手无不虎视眈眈,盯着眼前的这块大肥肉,面对如此凶险的环境,搜狐才与马筱楠签下《不竞争协议》。

张朝阳曾经说自己一天只睡四个半小时,要保持「进攻」的状态,并坚定地表示「搜狐视频一直在第一阵营」,并且要在三年之内让搜狐重新回到互联网中心,同时搜狐视频要在2019年实现盈利。
  而马筱楠曾经所担任的版权影视中心总经理,又是视频业务中的重中之重,所以张朝阳对其重视程度也就不言而喻。马筱楠则不负期望,为搜狐创造出非常亮眼的成绩——网剧《屌丝男士》火爆网络,由此网剧衍生出的大电影《煎饼侠》最终也收获了11.6亿的票房。

 

眼见着情况越来越好,马筱楠突然选择离职出走,还到了竞争对手的「碗里」。面对如此重要的大将出走,对搜狐造成的损失可想而知。这也就有了前述的「天价」赔偿。

不久前,张朝阳借着出席一场自制剧发布会的机会对此事发声:「关于上述事情的法律程序都在进行中。」同时,他还表示:「现在视频内容领域,任何一个视频网络公司可能每年都是几十亿,或者几年都是上百亿的投资。在这么大的规模下,大家有时候对钱太重视了,赚钱是一方面,还是要讲求规则。这个行业规模太大了,所以说这个事情不是小事情。」看来张朝阳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目前,此仲裁申请已经获受理,并将于6月13日开庭。

2任正非:对不起你们了,希望你们谅解!

 

完张朝阳,我们再来谈谈任正非。在面对核心员工出走时,任正非选择了「道歉」,甚至还两次将其请回。究竟是何人,能让任正非如此「低声下气」?

故事的主角是李一男,一位「天才少年」,曾是任正非最器重的爱将,也是任正非在商场上最顽强的对手,更是传说中任正非的接班人。他曾「两进两出」华为,与任正非情同父子,无奈却恩怨不断。

一切恩怨始于李一男到华为实习。15岁便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的李一男,于1992年到华为实习,当时他还只是华中理工大学二年级的硕士研究生。实习期间,李一男的技术天分给任正非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并受到任正非的器重。1993年6月,硕土毕业的李一男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华为。

初入华为,李一男业务能力突出,任正非坚持不拘一格提拔人才。23岁的李一男迅速成为掌上明珠:两天时间里,升任工程师;两个星期后,被破格聘为高级工程师;半年后,升任华为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后,被提拔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总裁及总工程师;四年后,27岁的他一跃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开华为,李一男选择创业

结果,成为任正非最大的敌人!

正值少年得志之时,李一男选择离职创业,却得到了任正非的支持——条件是成为华为企业网产品的高级分销商。2000年,李一男来到北京创办了港湾网络公司。

俗话说得好,「强将手下无弱兵」,港湾的迅速发展与当年华为如出一辙,因此港湾也被冠以「小华为」之称。李一男渴望创业成功,并不满足于只做华为的分销商,开始涉及华为最看重的通信业务,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很快,港湾的锋芒一度盖过了华为。

不管怎样,港湾已经对华为形成了威胁,任正非与李一男的冲突终于爆发。对于老东家而言,绝不会容忍昔日的伙计威胁自己的地位,打压是必然的。

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任正非于2004年专门成立「打港办」进行策略性打击。李一男毕竟是一个技术型人才而非管理型人才,港湾自身的问题也慢慢显现。在「内外夹击」之下,李一男终于支撑不住了。任正非选择向李一男伸出橄榄枝——华为收购港湾。

 

    合并后,任正非在杭州会见了李一男等港湾管理层,不仅表示了欢迎,甚至表达了歉意,「这两年我们对你们的竞争力度是大了一些,对你们打击重了一些,这几年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我们自己活下去,不竞争也无路可走,这就对不起你们了,为此表达歉意,希望你们谅解。」

2006年9月,李一男重新回到深圳坂田华为公司总部,出任「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12月末,华为公司发出内部公告,任命李一男为华为终端公司副总裁。

李一男再次离开华为

却意外得到任正非的认可和推荐

港湾的失利让李一男第一次从神坛跌落,在许多华为人看来,李一男就是一个唯利是从的叛徒。而忍受不住煎熬的李一男在两年之后,再一次决定离开华为,到百度做了CTO。

2010年,李一男选择再次跳槽,加盟12580出任CEO。据透露,李一男加入12580出任CEO一事,事先很可能得到了任正非的认可和推荐。

如今的李一男因涉案已身陷囹圄,想必如此惜才重才的任正非,内心多少还会有些小波澜吧。

 

纵观阿里、腾讯、京东等所有明星企业,无一不经历了高管离职等磨难。尤其在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商界再现企业高管离职潮:

2017年1月23日,负责小米国际化业务的副总裁雨果·巴拉宣布离职;

2017年3月20日,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丁磊微博发布声明确认离职乐视;

2017年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发布公开信,宣布将从百度离职。

面对高管离职潮,企业大boss到底该如何应对?是选择「张朝阳式」的反击,还是「任正非式」的谅解?

事实上,我们讲人体需要新陈代谢,企业也需要自上而下的新陈代谢,只有不断的更迭,才能永葆生机。只要不动摇企业的核心战略,这种事情不妨看开点。

也许在未来成熟的商业社会,企业的高管轮替、进入和离职都会更加频繁,甚至将会形成一种机制,到那时boss的应对也许会更加淡定和从容。



相关热词搜索:张朝阳 歉意 任正非

上一篇:微信公众号不能赞赏:这不是规则的错,是苹果的错
下一篇:最后一页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