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信 > 正文
光启刘若鹏40亿元参与联通混改 山寨版贾跃亭钱从哪来?
2017-08-24         来源:IT863 虎嗅       [我要评论]
2010年创业至今,刘若鹏的“尖端科技”却迟迟没有变现。他所掌控的香港上市公司光启科学(0439 HK),在最近两个完整的财年里,每年只卖两艘“云端号”,营收不过3亿港元。
2017年8月21日,中国联通(6700050.SH)第五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全票通过了《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的议案》。发行对象拟认购股份数量见下表:

名单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不是中国人寿或BAT,而是排在第7 位的“光启互联”。按 6.83元/股的发行价计算,这家有限合伙企业将投入资金40亿。

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光启科学(00439.HK)披露,光启互联“主要投资者为光启合众”。而光启合众亦为   A股上市公司光启科技(002625.SZ)母公司的母公司。


深圳光启合众科技公司创始人 刘若鹏

生于1983年、9岁时随父母迁来深圳、27岁月回国创业的刘若鹏,曾被捧为“比钱学森还牛的80后爱国科学家”。苹果如日中天时有人说他是“活着的乔布斯”;现在特斯拉名声显赫,刘若鹏又被说成“中国版的马斯克”。

但2010年创业至今,刘若鹏的“尖端科技”却迟迟没有变现。他所掌控的香港上市公司光启科学(0439.HK),在最近两个完整的财年里,每年只卖两艘“云端号”,营收不过3亿港元,研发投入1亿港元出头。而他要做的事情,除了云端号还有“旅行者二号”、“马丁飞行包”、“太阳方舟”、“未来人工智能”。现在又要斥资40亿参加中国联通混改,刘若鹏别成为下一个贾跃亭就好。

话说回来,乐视网毕竟是排名靠前的视频网站,超级手机/电视累计出货数千万台并绑定了相同量级的付费用户,2016年乐视网营收达220亿。凭贾跃亭与联通的深厚关系,如果不是资金链出了问题,乐视真有可能进入这份混改名单。

刘若鹏的野心比年营收200多亿的乐视还大,但贾曾经的业绩难以望其项背。

借壳龙生股份

2014年5月12日,上市刚刚两年半的汽车座椅功能件制造商——浙江龙生股份(002625.SZ)宣布“筹划重大事项”,开始停牌。

8月18日,重组宣告失败,龙生股份复牌。尽管首次尝试流产,但向市场传达了大股东无心经营,致力于资本运营的信息。“韭菜们”最喜欢这样的公司,于是股价走出翻倍的行情。

2014年12月8日禁售期刚满1个月,实际控制人俞龙生、郑玉英夫妇先后减持782.5万股,套现1.06亿元,减持均价13.58元,较5月12日停牌时高183%。

控股股东减持完成后,龙生股价于2014年的最后一天开始停牌。

2015年3月26日,姜照柏和姜雷兄弟以7.84亿对价受让俞氏家族持有的3882.5万股(20.2元/股)。同日,龙生股份抛出《非公开发行A股预案》。

值得注意的是,9家发行对象中除“光启空间技术”设立了不到一年,其余不是“拟设立”就是“已完成名称预核,尚待工商登记”。9家发行对象中有6家的母公司都没“满月”!

名单中的“光启空间技术”是光启科学(00439.HK)的全资子公司。参与龙生股份非公开发行所获浮盈,让这家香港上市公司扭亏为盈。

非公开发行后总股本达12.7亿。原控股股东(俞龙生、郑玉英夫妇)持股比例从32.64%降至7.75%。注册资金100万元的达孜映邦斥资38.5亿获得5.4亿权、占总股本的42.6%。刘若鹏通过达孜映邦、光启空间技术掌控上市公司45.92%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

2015年3月25日,通过《非公开发行预案》;4月28日上报证监会,一年半之后的2016年11月9日获得批复(证监许可[2016]2587 文),核准非公开发行不越过10.1亿股。

复牌后,龙生股份连续涨停,股价一度达119.98元,涨幅高达16倍。同时,股东人数亦从2014年Q4的6800多到2015年Q3的3.6万,说明散户高位接盘

2017年4月12日,光启技术因“筹划购买资产事项”停牌至今。

根据公开资料,刘若鹏已成为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其主导的光启互联(有限合伙)将参与中国联通混改。

“腾挪博士”

2017年2月10日,龙生股份宣布完成9.669亿新股的非公开发行。同年4月25日完成工商变更,刘若鹏就任董事长。

斥资近70亿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光启系开始了一系列腾挪:

  • 2017年2月20日,达孜映邦质押3.93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2.81%。按当日35.7元收盘价的40%测算,质押融资额约为56亿元,而达孜映邦成为第一大股东的代价是38.5亿。

  • 在第一大股东带动下,岩嵩投资、达孜欣鹏纷纷质押股票,前者质押名下100%股票,后者累计质押44%。

  • 4月10日,光启空间技术将名下4200万股悉数质押,预计融资5.8亿,认购这些股票的代价为3亿元。

达孜映邦资本金仅为100万元,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所花的38.5亿无疑是借的。新股认购10天后就迫不及待地质押股票融资56.14亿,还掉“过桥贷款”还剩大约18亿。

光启空间技术也“拿回”5.8亿,还掉过桥后“盈利”2.8亿。成功控制一家上市公司,同时获得20亿现金净流入,与其说刘若鹏是“隐形专家”,不如说擅长腾挪之术。

对于募集资金(以单价7.13元/股非公开发行9.67亿股,募集资金68.94亿元)的用途,光启科技写得很明白,用起来则有些“暧昧”。

大权在握之后,刘若鹏非常痛快地把6.2亿募集资金注入自己的空壳公司(连注册资金都未缴):

2017年2月22日,光启技术斥资2亿对“深圳市新栋梁科技”进行增资。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23日,法人代表是刘若鹏,注册资本100万元。

光启技术投入的2亿元中,100万用于实缴出资,1.99亿用于增加注册资本。说明刘若鹏2015年以来没有实缴1毛钱。

3月27日,新栋梁被更名为“光启超材料技术有限公司”。4月26日,上市公司再次增资4.2亿,“光启超材料”注册资本达6.2亿。

其余资金则被投入理财:2017年2月20日,光启技术公告称将“利用部分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短期银行和非银行类金融机构保本型理财产品”、“最高额度不超过50亿”。

向“壳王”买壳

我等凡人不懂技术,不敢对刘博士的“超材料智能结构”品头论足。但我们必须明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钱学森会与香港“壳王”沆瀣一气吗?

2014年5月29日,英发国际(主营纸制品,财年营收1.13亿港元、净利润3791万港元,代码00439.HK)以0.08港元单价发行43.5亿新股,相当于已发行股票的300%,亦即扩大后股本的75%。

光启控制的New Horizon最终将持有上市公司51.01%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英发国际卖壳交易中出现“壳王”高振顺的身影:

认购43.5亿新股的六家机构中,Starbliss和瑞东金融由高振顺实际控制(其余三家分别由Liu、Guo、Yu三位女士全资拥有,多半是替不便露面的老公持有);

New Horizon以将要到手的股票为抵押,向高振顺借了1.8亿港元(期限1年、利率6.5%);

此人过手的壳不计其数,吴征、黄光裕都曾是他的主顾,光启是“壳王”的又一杰作。

与以往不同的是,高振顺卖壳之后,于2014年8月就任光启科学执行董事。这远远超过“售后服务”的范畴,看来“高壳王”想与刘博士联手玩一把大的!

 

(高振顺父女)

姜是老的辣,高壳王圆满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2014年9月29日,光启科学以5.386港元配售新股募集15.61亿港元。香港资本市场是高科技企业的沙漠,除了孤零零的腾讯,市值能达到腾讯百分之一水平的科技公司都不见踪影。光启有BAT难以望其项背的“高科技”,有“资本圣手”高振顺亲自做庄,募集十几亿不在话下。截至2014年末,光启科学账面现金达14.86亿。

刘博士的业绩却不怎么好看。尽管号称“技术很牛”,又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作为平台,账面现金十几亿,但将近三年时间过去了,光启科学却乏善可陈。

2016年营收2.9亿港元,同比增长4%。营收几乎全部来自“云端号”——为提供通讯、互联网接入、大数据收集及分析等一体化服务之飞行器平台。

2015年云端号销售收入为2.59亿,客户只有两家,客单价分别为1.56518亿港元和1.02367亿港元。2016年,还是只有两个买家,每家贡献销售额1.42025亿港元。

2016年,光启科学毛利润仅为1.98亿港元,净利润却高达5.965亿港元,相当于营收的205%。这是因为参与龙生股份非公开发行,取得10.2亿港元收益。假如剔除非经常性因素,光启科学2015年、2016年亏损分别为3800万港元和8054万港元。

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市场对光启科学也失去了兴头,市值较高峰几乎腰斩。8月21日,光启科学发了《自愿公告》,让投资者知道母公司参与联通混改的“壮举”。二级市场却波澜不惊,上涨几分钱而已。

除了云端号,光启科学财报中提及“旅行者二号”、“马丁飞行包”、“太阳方舟”、“未来人工智能”,牛逼程度甩BAT好几条街,难以相信每年只投区区1亿港元的研发费用。

参与联通混改的资金与股票质押无关?

除了光启,联通混改参与者每家每年营收几百亿甚至几千亿。40亿对中国人寿是“汗毛”,对光启则是“旗杆”。

或许刘若鹏团队掌握了一些牛逼的技术,但目前为止并没有大规模变现。公众看到的是,光启技术(00439.HK)三年的营收加起来不到10亿港元。

参与联通混改所需40亿资金,与质押光启技术(002625.SZ)股票融资60亿之事必然有直接/间接的关联。如果光启技术开盘暴跌,被质押股票面临“平仓”,刘若鹏有可能“极不情愿地”成为下一个贾跃亭。

对于上述观点,光启合众是这样回应的:

能够获准参与联通混改,光启资金来源当然合法合规。但是对于参与混改的40亿与质押股票融资60亿这两笔巨资,负有最大责任者无疑都是刘若鹏本人。好比贾跃亭质押股票融资100亿,又从合法合规渠道筹集40亿参与联通混改,能说这两件情毫不相关?



相关热词搜索:光启 刘若鹏 贾跃亭

上一篇:面对高管离职背叛,张朝阳怒了,任正非却表达了歉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