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史上最大规模就业变迁,1亿中国人面临转型 - 社会财经 - IT863--有争议的科技门户网站
首页 > 社会财经 > 正文
危机!史上最大规模就业变迁,1亿中国人面临转型
2017-12-15         来源:IT863 正和岛       [我要评论]
回到公众层面,恐惧表面上源自于人类个体的思想自卑感,但深刻的原因在于我们在AI研究“还处于起点”认识的偏差,以及我们对无限未知的忧虑。
关于机器人将抢走人类工作机会的讨论已经屡见不鲜,但近日麦肯锡给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到2030年,全球8亿人口的工作岗位将被机器取代,而中国将有1亿人口面临职业转型。
 
另一方面,目前人工智能的窗口期在中国制造了超过500万的人才缺口,即使刚走出校门的相关专业应届生也能轻松收到年薪30万的offer。
 
这背后是一场愈演愈烈的AI军备竞赛。华为、BAT等科技巨头,争相大手笔投资布局人工智能产业,希望借此重塑竞争力,拿到一张通往未来的门票。
 
但这一切,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华丽和从容。
 
近日,一份2018届互联网校招高薪清单在网络流传,清单显示了众多知名互联网企业技术类岗位的年薪水平,动辄30万以上的出价,引发了全国职场人心理上的地震。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互联网企业中研究深度学习、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岗位比较火热,校招年薪25万人民币只是“白菜价”。
 
打开某知名招聘网站,搜索“人工智能”后会出现相当多的招聘岗位,具有诱惑力的薪酬会让人眼前一亮。
  
 
目前我国人工智能领域存在较大的人才缺口,面临“坑”多“萝卜”少的现状。据透露,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过500万人。
 
人工智能给人们展现了无比美好、生机勃勃的前景,同时也带来了忧虑。《纽约客》杂志10月23日一期的封面毫无征兆地在朋友圈里刷了屏。
 
封面描绘了这样的场景:人类坐地行乞,机器人则扮演了施予者的角色。人们担心,在未来社会,人类的工作机会被不断进化的机器人剥夺,从而沦为流落街头的弱者。
 
 
什么工作最不容易被机器人替代?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近日发布的报告中称,包括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在内的自动化技术将为用户、企业和经济带来明显好处,提高生产率并促进经济增长。但技术取代人工的程度将取决于技术发展、应用、经济增速和就业增长等因素。
 
这份研究范围涉及46个国家的报告对不同程度自动化进展对就业的影响进行了分类预测,在自动化发展相对缓和的情况下,到2030年,机器人将取代全球4亿个工作岗位。
 
报告指出,自动化对就业的潜在影响因职位种类和行业部门不同而异,其中最容易受到自动化影响的是那些涉及在可预测环境中进行物理活动的工作类型。
 
例如机械操作,快餐准备,以及数据收集和处理,这将令取代大量劳动力,包括抵押贷款发放、律师助理事务、会计和后台事务处理等岗位。
 
而受自动化影响较小的岗位通常涉及管理、应用专业技术和社会互动,因为机器在这些方面的表现还无法超越人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可预测环境下的一些相对低收入岗位,例如园艺工人、水管工、儿童和老人护理人员受自动化的程度也会较低,一方面由于他们的技能很难实现自动化,另一方面,由于这类岗位工资较低,而自动化成本又相对较高,因此推动这类劳动岗位自动化的动力较小。
 
 
1亿中国人面临职业转换
 
 
从人口数量角度,中国将面临最大规模的就业变迁。
 
麦肯锡报告指出,在自动化发展迅速的情境下,到2030年中国约有1亿的人口面临职业转换,约占到时就业人口的13%。
 
当然这一数字相对中国过去25年经历过的农业向非农劳动岗位的变迁来说,并不算多。麦肯锡认为,随着收入继续增长,中国就业人口从农业转向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趋势预计将会持续下去。
 
麦肯锡预计,到2030年,在自动化发展迅速的情境下,中国高达31%的工作时间将被自动化,如果发展相对缓和,这一数值将下降到16%。
 
但是自动化不意味着失业,就业大变迁时代即将到来。
 
麦肯锡特别指出,被机器人取代并不意味着大量失业,因为新的就业岗位将被创造出来,人们应该提升工作技能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就业大变迁时代。
 
麦肯锡预计,在自动化发展迅速的情况下,3.75亿人口需要转换职业并学习新的技能;而在自动化发展相对缓和的情景下,约7500万人口需要改变职业。
 
刺激就业岗位增加的因素包括:
 
收入和消费的增加。麦肯锡预计在2015年至2030年间,全球消费将增长23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新兴经济体的消费阶层。仅消费行业收入的增加就预计将创造出2.5亿至2.8亿个工作岗位;
 
人口老龄化趋势。随着人们年龄增长,消费模式将发生变化,医疗和其它个人服务方面的支持将明显增加,这将为包括医生、护士和卫生技术人员在内的一系列职业创造新需求。麦肯锡预计,在全球范围内,到2030年,和老年人医疗保健相关岗位可能会增加5000万到8500万。
 
技术发展和应用。在2015年至2030年间,科技相关支出预计会增加超过50%,因此技术开发相关工作需求预计也将增加,其中一半约为信息科技服务相关职位。麦肯锡预计,到2030年,这一趋势将在全球创造2000万到5000万个就业机会。
 
此外,麦肯锡指出,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可再生能源等方面投资以及部分工种在未来的市场化趋势也将创造新的就业岗位需求。
 
 
AI离“人格化”还有多久?
 
 
AI兴起(1956-1974):AI的理论准备阶段,以命题逻辑、谓词逻辑等知识表达、启发式搜索算法为代表。以数理逻辑的表达和推理为主。
 
AI初始应用(1980-1990):AI的初始应用阶段,基于决策能力的专家系统、知识工程、医疗诊断等应用,80年代末有短暂的神经元研究热潮。以概率统计的建模、学习和计算为主。
 
AI生态竞争(2010-2060):新的AI竞争背景是互联网公司智能升级,以及AI平台生态的竞争。AI芯片的研发具备历史性意义,这让AI生态最有可能成为真正的“人工智能”。
 
AI人格化(2060-未来):为了融合科学界和公众的认知矛盾,我们将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翻译为“人工智力”,提出AC(Artificial Competency)即“机器人格”的新概念,AC时代是AI人格化阶段。人类科技只有解决了知识的多场景推理,理论上突破知识表示问题,AC才能获得真正突破机器的人格边界。而端智能带来的AI和人类平行进化,大脑的智力效率在2060年即未来50年之前应该在相同因素效能对比中继续领先,AI人格化需要新的计算平台和新理论突破。
 
通过AI历史性分析,我们可以看到AI其实在未来40年时间内应该无法形成人格化的里程碑意义突破(除非AI理论发生颠覆式创新或量子计算、神经元研究等获得实质性突破)才有人格化的可能性。而公众对于“人工智力”、“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格”逻辑层次的混淆是其对AI替代人类忧虑的根本原因。
 
 
华为、BAT的AI竞赛出现“分歧”
 
 
美国谷歌、亚马逊、苹果、脸书(Facebook)等公司无一例外地用人工智能升级业务和重塑公司,中国华为、BAT、联想、TCL等全球化产业集团对AI毫无例外地大手笔投资。
 
对于他们来讲,AI时代是重塑竞争力的重要窗口期,他们渴望一张通向产业未来的门票,新的门票也是对过去的救赎。和互联网时代不同,大家笃定地认为:这张门票更少的公司可以拥有。
 
应该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最有代表性的两位技术决策者是余承东和李彦宏,我们先从他们的战略选择谈起。
 
百度李彦宏:互联网是前菜,AI是主菜
 
近些年,公众对百度的道德批判掩盖了其对技术趋势判断的专家能力,面对AI时代他“激流勇退”引入陆奇,本身也是回归技术投资者和决策者的一种努力。
 
正如李彦宏所言:“在90年代美国读硕士期间最感兴趣的就是人工智能课程”,拥有互联网基因的李更多强调AI的跨界应用、平台化商业模式的打造。他认为:互联网是前菜,AI是主菜。百度要完成“连接信息”到“唤醒万物”的转变成为“AI企业”。
 
华为余承东:一个被公众忽视的“狠角色”
 
余承东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CEO,是华为手机业务核心技术商业化的投资者和决策者,同时他被公众广泛忽略的一个角色是“技术创新架构师”,曾经作为华为无线业务的负责人,他主导的分布式基站、SingRAN的颠覆式创新,带领无线业务形成了全球性的竞争力。在AI方面,“聚焦领先别人几条街”的技术是他和华为高层一直追求和提倡的,而围绕“端管云芯”的AI开放生态平台被赋予极高的战略地位,并由此提出Mobile AI战略(移动AI战略)。
 
针对下一阶段人工智能的部署,任正非2017年对GTS(全球技术支撑部门)讲话说的非常清楚,核心观点是:第一,改变公司内部作业模式,改善管理;第二,投资完善AI平台;第三,降低成本,解决客户痛点。但华为的挑战主要是如何更加高效地让端智能牵引整体AI能力提升,这需要大象学会跳舞。
 
坦率地讲,对于AI这样大跨度多维度的系统性创新,完全不懂技术的管理者很难独立做出系统性判断。余承东和李彦宏的独特技术背景,客观上确实让华为和百度分别占据中国AI领域硬件和软件两个制高点。
 
AI是腾讯和阿里共同的弱点
 
马化腾表示,最值得腾讯大手笔投资的就是AI、云计算以及大数据。未来所有企业基本的形态就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感性的一面,
 
马云说,人类有智慧,机器有智能,动物有本能。人有信仰,人有爱,人有关怀,人有价值观,人有使命感,而机器不可能拥有这些。
 
但客观讲,AI业务对于这些中国科技巨头来看,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华丽和从容。腾讯的一位高管私下承认:“AI首先是挑战腾讯传统业务,现在远远没到挑战别人的阶段。通过服务‘+AI’的方式推动自我革命是当务之急,其次才是AI能力生态化分享”。这个评价非常中肯,腾讯和阿里共同的弱点就是科技金融投资的强势弱化了自身科技产业创新能力。
 
总结起来:以华为为代表的AI战略坚持以客户体验为中心,坚持客户主体性和用户主体性,“客户主体性”就是帮助运营商等合作伙伴赋能AI,而“用户主体性”就是帮助手机消费者拥有智慧型体验。而以百度为代表的AI战略更多倾向于云端超级智能对客户和用户的场景化渗透和掌控。
 
更精确的表达是:BAT的AI战略简单说是“AI的基础设施”,全场景渗透;华为的战略是“基础设施的AI”,使能业务。以上对比说明AI的创新应用在科技巨头层面已经出现战略选择的明显差异,或者叫“分歧”。
 
 
AI的未来,注定由“小人物”创造!
 
 
AI还没有真正颠覆我们的生活,但AI让人类对文明的争论走到十字路口。
 
国家层面,中国政府2017年将人工智能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美国白宫2016年就发布了一份名为《时刻准备着:为了人工智能的未来》(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研究报告,两国都清晰地认为,AI是下一个时代的科技制高点。
 
全球格局看,中美无疑将是未来全球AI决战的两个核心国家,目前美国AI基础研究强于中国,中国基于数据开放的应用优势明显好于美国,加上华为终端为代表的中国高端制造在手机领域的全球竞争力,BAT的全球化进程加快,中美的AI企业之间会拥有更加紧密的合作,而这种合作大概率是通过“巨头搭台,创业公司唱戏”的方式展开的。
 
AI进入了真正的战国时代,与历史上秦国灭亡六国靠法治精神类似,AI巨头能真正统治世界的还应该是新科技文化对“应用领先者”和“草根开发者”的感召,AI的大历史注定由“小人物”创造。虽然最后集大成,形成真正人工智能的公司或许只有谷歌、华为和苹果这样的全球化公司,但AI时代对智能数据的高要求一定会让超级应用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回到公众层面,恐惧表面上源自于人类个体的思想自卑感,但深刻的原因在于我们在AI研究“还处于起点”认识的偏差,以及我们对无限未知的忧虑。
 
相信技术精英——无论何时,他们也不会放弃这个星球上最美的人格,及无限接近的真理!


相关热词搜索:人工智能 AI

上一篇:王健林的滑铁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