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区块链“时代号”列车驶来,碾碎了精英们的春节
2018-02-23         来源:IT863 一本财经       [我要评论]
“‘三点钟’变成了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她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的痛点,所以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

对于精英们来说,这个春节有点特殊。

 

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被区块链搅动得燥热难耐,在兴奋、焦虑、恐慌、质疑中度过一个漫长春节。

 

在这个焦虑群像中,有一线投资人、有土豪、也有刚赚得盆满钵满的现金贷老板、还有一帮蠢蠢欲动的媒体人。

 

仿佛一辆名为“时代号”的区块链列车,轰隆而来,裹挟着浓密硝烟,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

 

列车上的人,意气风华,仿佛站在了时代潮头;列车下的人,焦虑恐慌,生怕错过了抵达未来的机会……

 

1. 三点钟无眠

 

区块链的狂热,在一轮轮的炒币浪潮中被彻底激活。

 

从未有一个新生技术,如此接近金钱中心。

 

春节期间,一个大佬云集的区块链群建立,因为有蔡文胜、薛蛮子、徐小平等人的参与,群被封上了“市值万亿”。

 

这个名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的群,搅动了一池春水。

 

“‘三点钟’变成了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她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的痛点,所以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薛蛮子称,大家是真的几乎不睡。

 

众大佬们在群内兴奋的区块链讨论,被有意无意传阅,并被媒体反复报道而刷屏。

 

△高晓松等一些名人纷纷入群

 

接下来,关于区块链的热情,飙升至巅峰。

 

从此成千上万个“三点钟区块链”分群建立,每个人都在疯狂地拉自己的朋友,一个群只需半天,就能爆满。

 

2. 被碾压的春节

 

本来安逸的春节,也被这辆列车碾压殆尽。

 

度假、归家的精英们,丝毫没有享受到放松。某一线天使投资的合伙人罗先勇春节期间出国度假,却因为突然而起的区块链讨论热潮,搞得心弦紧绷,度假尽毁。

 

“时代号”驶来,谁最焦虑?

 

无疑是投资人们。投资人可是“弄潮儿”,他们用资本控制着时代浪潮。但猝不及防地,区块链崛起,ICO等新式融资形式出现,并叫嚣着要“革他们的命”。

 

“ICO通过发币直接融资,根本不需要VC,这是个可怕的改变。”罗志勇在ICO这个形式出现后,就倍感焦虑。而身边很多看好的项目,直接放弃通过VC融资,而改为简单粗暴的“发币”。“周期短、退出快,VC的功能正在被取代。”罗志勇称。

 

在三点钟群爆红之后,一如罗志勇的投资人们,都百般焦急,“没入群的,是不是都该被淘汰了?”

“当地的信号不好,一有WIFI就连上,赶紧看看有什么最新消息。”

 

但币圈一日,人间一年。

 

即便是他24小时不间断地看新闻,也觉得自己追不上“时代号”列车。就在度假期间,他每日倒时差和团队召开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会议讨论做出了一个决定——年后就成立区块链的投资团队。

 

除了投资人,嗅觉也颇为灵敏的,无疑就是媒体人。

 

“朋友圈里,10条里有7条都是区块链。”科技媒体人陈晓斌称,整个春节他都在刷朋友圈,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丝“干货”。

 

“就算你再忙,再勤勉,在家人眼中,你不过是在玩手机。”陈晓斌因此被父母训斥多次,春节完全裹挟在抱怨与焦虑中。

 

“5个月时间,关于币和链的自媒体,就出现了数千家。”自媒体数据监测平台的负责人称,其中每日更新的,也有上千家,“就算是自媒体黄金时代,也没看到如此火热的崛起浪潮”。

 

“身边有不下10个媒体朋友,自己出来创业,准备做一个区块链自媒体。”陈晓斌称,这已让他无心干活,分分钟都想自己出来,“打一片天下”。

 

一时间,自媒体和内容创业项目泛滥。

 

这其中,有一些毫无背景,只靠一杆笔;也有一些,会拉上币圈大佬,“让他们投资或控股。”一币圈自媒体的创始人钱思言称。

 

而春节期间,自媒体还在挑灯夜战,“春节放假了,币圈可没有放假。”团队5个人,钱思言没有时间回家过节。而其他4个,都窝在老家写稿。除了更新稿子,钱思言还在忙于和币圈的大佬们“勾兑”,为了年后能拿到一笔融资。

 

但让钱思言郁闷的是,媒体只是这条产业链的“配套设施”。尽管币圈多金,但分给媒体的,只有“残羹冷炙”。“大一点的自媒体,一篇文章只给一个ETH(以太币),和其他行业的自媒体广告报价,并无区别。”钱思言称。

 

自媒体数据监测平台的负责人称,现在大多的区块链自媒体,除了广告,无非就靠培训等传统方式变现,因为竞争太激烈,僧多粥少,“活得并不好”。

 

媒体永远是一个寡头行业,行业只会认第一梯队,而其他参与者,大多沦为陪跑。

 

3. 焦虑与恐慌

 

在恐慌群像中,刚赚得盆满钵满的现金贷老板,无疑是最为焦急的。

 

眼见着“时代号”呼啸而过,却无论如何都搞不到一张车票。

 

2017年最大的风口,无疑是现金贷。在这拨浪潮中,诞生了诸多身价上亿的土豪老板。已有不少现金贷企业,投身到传说中的下一个风口“区块链”中。比如掌众金服,已宣布区块链征信联盟LinkEye达成战略合作;拍拍贷也计划成立区块链研究中心。

 

在一些项目的背后,也闪烁着现金贷老板们的身影。在项目ShareX的“成功募集完毕”的宣传图里,第一个就是小赢理财的创始人唐越。

 

“其实很多现金贷老板都在炒币,我们的饭局里,前半场聊监管,后半场就聊炒币。”某现金贷的创始人赵子宸说,“聊监管时,大家都觉得黯淡无光,但聊炒币,大家两眼放光”。

 

但大多数人却上车无门。“我到处去接触币圈的人,但是这个圈子有门槛,不是说你有钱就带你玩。”赵子宸手握数亿资金去“敲门”,却无人应门。

 

这个圈子从不缺热钱,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赵子宸从未有这种挫败感。春节期间,他都没有消停,四处找关系,希望有人能带他入圈。当暴富的捷径近在咫尺时,没有人还会循规蹈矩。

 

这拨炒币浪潮,正在“蚕食”实业。

 

“厂子拿去银行抵押了,贷款500万开始炒币。”从事灯饰生产的老板卢延夕称,刚入行的时候交了点学费,半年时间,500万已翻翻。

 

“而现在灯饰生意竞争大,小厂的毛利只有10%,也就是是说,我需要卖力干10年,公司才能翻翻。”卢延夕称。

 

而卢延夕在春节期间,一边在紧盯币价,一边鼓动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加入炒币浪潮。

 

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当大家不再进行物质和价值生产,而全面转向投机的时候,经济何来支撑之力?

 

4. 反抗式冷静

 

狼狈与仓惶中,春节结束。

 

“精英们”火急火燎地回到城市,撸袖铆劲,准备抢上“时代号”。

 

除了急着上车的,还有一群人在冷眼旁观。很多人都在坐等崩盘。他们并不看这拨波浪潮,并将其与当年的互联网泡沫做对比研究,称“两者何其相似”。

 

“现在所谓的币圈大佬,很多都是草莽出身,并非精英,而对区块链的理解,极为粗浅。”罗先勇并不客气地点评,这个领域中,实际上并无真正的“大佬”。

 

没有专家,没有权威,这是一片早期而草莽的江湖。

 

尽管有不少投资人在紧锣密鼓布局,但绝大多数投资人,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区块链落地之难,难于上青天。”

 

“区块链就是去中心的记账系统。从精神和文化层面来说,就是反中心,反垄断,是一种自由意识的体现。”罗先勇认为,这一波区块链浪潮的崛起,除了金钱的诱惑,很大程度上,源自全球自由意识的爆发。

 

将被区块链革命的,有所谓的“BATJ”等巨头,也有银行等金融中心媒介,而还有一个终极目标,就是“国家”。而目前,自由意识和自由形态,到了落地开花,并成为主流的时代了吗?

 

“土壤可能并不具备。”罗先勇和很多一线的投资人都讨论过这个问题,结论是尚不成熟。

 

首先,“中心”必然反抗。不论是银行、巨头、还是政权,都不会允许“被革命”。

 

其次,行业真的能在现阶段脱离监管吗?比如说金融行业。钱依附于中心流动,一个核心的目的,就是用于“监控”。如果钱完全脱离中心,自由流动,毫无监管,会怎样?

 

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某种意义上,就是经济过度自由的结果。狡黠贪婪的华尔街人,包装了一个华丽泡沫,对全球经济进行了洗劫。

 

“金融领域缺乏监管,必然导致精英层对底层人群的掠夺,因为人性贪婪,无人幸免。”罗先勇称,金融的完全自由化,一定会走向这一结果。

 

当然,不能因为困难重重,就要放弃对新事物的探索和追求。自由意识的崛起,毕竟还是未来趋势。

 

未来已来,只是不能低估了抵达未来之路的曲折。

 

“越是狂热,越要冷静。”罗志勇称,在集体情绪的渲染下,人很容易偏离航线。透过狂热,去看本质,布局真正的价值投资,才能占据未来。



相关热词搜索:区块链

上一篇:AI芯片“四少”含着金钥匙出生 能撑得起中国IC的脊梁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