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清华教授朱岩展望区块链:P2P可信经济时代的到来
2018-06-19         来源:IT863       [我要评论]
在工业时代,人类创造的价值是人类在其他时间段里面创造的价值的十倍还要多。这是工业时代之前,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你去跟当时的农场主,你跟他们说我们用了瓦特的蒸汽机能创造十倍
朱岩院长:

 

很高兴能到青岛来参加这样的一个区块链应用创新的论坛。大家如果关注这个领域的话,应该看到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边,中国大江南北,不论西东,都在搞区块链的论坛,都在做区块链的各种各样的应用,那如果大家在把眼光放的远一点,那你去看一看在大洋彼岸,比如说呢,像是微软、谷歌、FaceBook,这样的一些科技企业,它们在区块链上做了什么。你会发现居然大洋彼岸比我们这里要安静很多。我们这儿是如火如荼啊。为什么它们那边如此安静?我觉得这是很值得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人非常深入思考的问题。

 

我们会看到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中国应用的土壤,我们的应用的场景确实是要更丰富、更多一些。尤其是像青岛这样的一些经济高速发展、高速转变的这样的区域,应用区块链来创建新规则,是我们的机会所在。

 

美国的体系它已经比较完善了,也就是说工业化给它所带来的那样的一种规则的价值,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了。那你想再用区块链去打破原有的那个价值体系,改变它现有的利益格局,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而在中国,我们原来这个规则就不完善。所以,在不完善的基础之上,去破坏并建立新的规则,这恰恰是我们的机会所在。所以说在这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在青岛做链湾,做互联网创新,做一些金融科技,这个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我们要的就是这样一种释放每一个人能力的这样的社会。而不是原来的我们在工业时代所建立起来的一种层级化、职能化的这样的社会结构。所以我的题目呢,叫《P2P可信经济时代的到来》。

 

 

区块链的价值不光是一个货币,或者说是一种防伪、一种追踪,一种算法、一种加密,不光是这样的一些价值。更大的价值是让我们终于看到了怎么来用一种技术手段,让我们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大幅的下降。我们知道工业社会形成的信用和交易体系,它的交易成本是非常高的。我们任何两个人、任何两个企业之间的谈判,旷日持久,要需要有大量的中间环节,律师、审计等等。这中间每一个部门呢,又有它的一个流程,那么一年两年下来,(所花时间)都是正常的事情。

 

咱们不用说别的,我们清华大学和青岛之间的合作,这是双赢的啊,每一个人都想积极推进。但没办法,因为你有你的流程,我有我的流程,我们按我们这个流程走完,可能一年两年就已经过去了。这就是原来的工业社会的最大的社会成本。

 

那我们用区块链要降低的就是这样的社会成本,我们今天请到的各位嘉宾实际上在区块链的不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应用研究上面都是有深入造诣的这样一批人,我们都是实干军团。我们后面会听到,这是花了心思去请来的这些应用领域里面的嘉宾,不是那些只是在风险投资领域里面的。你看到我们今天没有风险投资领域里面讲区块链的,不是说我们不重视风险投资,我们很重视,但是我们不希望是只讨论概念,而是我们真正从降低社会运营成本的角度来看,我们能做什么样的一些事情。

 

所以说,区块链的真正意义在于,我们怎么能够去建立一种更可信的社会。因为可信,我们两个企业之间可以实现智能合约,我就不再需要去用原来的中间环节了。所以一旦我们能建立这样一种体系结构的话,可能我们在座的搞法律的,那就要失业一大部分人了。那搞审计的也要失业一大部分人了。搞会计的也要失业一大部分人了。因为这个社会的中间不可信所诞生的行业会消失掉。

 

这个大家不用担心啊,因为不可信所诞生的行业消失掉,等于说很多人失业了。但它也会创新出更多可信社会需要的工作机会,这是什么机会啊?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要去创新也好,创业也好,创造也好,你是要去创造这样一些新机会,而不是停留在原来的那些修修补补之上。所以我们说,基于P2P,就是点到点的,每个人都是中心的,这样的一种社会结构,来建立一个可信的社会,然后在这个可信社会基础之上,我们再来构建新的经济体系。我想这是我们今天论坛的基本逻辑。我们希望能建立这样一种新经济体系或者新经济生态。

 

那么在十九大的报告之中,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对这样一种新经济形态诞生的方式,做了很明确的一个说明:“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也就是说,我们在青岛做这样的事情是在构建一个符合十九大报告精神的产业体系。那么这个产业体系,我们研究院把它叫做产业转型的四螺旋结构,四螺旋结构就是实体经济,然后辅以科技创新(区块链就是重要的一个方面,当然这个区块链要围绕实体经济去展开),然后要加上现代金融。

 

一会儿,我们陈升总会将给大家讲讲token,token是什么呢?token就不是现在的金融,而是我们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新金融。不止是这样子,这套金融系统可能会颠覆你原来对银行、对于保险、对于证券的所有认知,这样的一种新金融体系是建立新产业生态的基础。当然这里边,离开人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这里面第四个螺旋就是人力资源,一定要培养人,区块链要有新经济的人才培养。我把它叫数字经济时代的产业体系,是这样一个四方面构成的产业体系。

 

那具体而言,就是要把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跟实体经济进一步地来做融合,从而实现传统产业优化、升级,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我们现在大部分的产业还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比如说我们的海信、我们的其他的一些传统制造业怎么迈向中高端?我们的动车组,如果说卖不到国外去难道就不是价值链的中高端了吗?那这个车不卖到国外去,怎么去增加我的价值啊?这实际上都是属于我们要转型的领域,要去创造价值的方向。所以说,人类社会正在朝着智能产业、智能生活、智慧社会的方向去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任务的核心也是要去发展智能产业、拓展智能生活、建设智慧社会。政府也是提出要进一步的发展下一代的人工智能,下一代人工智能是什么呢?它的基础是什么呢?那不再是数据,不再是我们原来所看到的那些把自动化叫做智能的这样的一些企业,而是要真正地体现规则、体现推动力、体现我们对于新技术的应用、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的这种仪器,那是什么样子?我想我们所说的区块链的应用,应该是在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之下来去和各个产业、各个行业能够融合在一起的。

 

所以,区块链所改变的更多的应该是社会的范式,或者说是人类社会的人群组织方式。地球没有多大,就这么多人口,人群的组织不同,那显然社会运行的方式和经济运行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的人群要发生的变化,基于区块链要发生的变化,跟工业时代是不一样的。工业时代是树状人群结构,你对这种树状的人群结构想实现遍历的话,也就说你要去告诉到每一个人,我有什么东西,那需要你非常厉害。那用遍历的方式,效果非常不一样,也就是说,内部传播效果非常不一样。那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提高这个效率呢,拿喇叭喊。也就是说,从外部向内部来发声,公有媒体,这种模式是效率非常高的。但是那个不是内生的动力,内生的动力不足,它就会导致公有的媒体,公共的声音,它的影响力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

 

在我们的树状结构之下,形成的一种经济模型,它是在信息有限的传播基础之上的经济模型,也就是目前大多数的行业,大多数的企业运行的模型,基本上都运行在这样的模型之上。你想想你的贸易是怎么做的,你的生产销售是怎么做的,你就知道了。这完全是一回事情。我们在用工业时代层级化、职能化的思维来去组织人类社会。

 

那区块链是什么呢?去中心化。去掉中心化之后,它会让我们形成一种网状人群结构。网状人群结构呢,内生力量就会非常的强,每一个节点都能够成为这个社会重要的组织单元。关于这样的变化,我们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你来自外部的声音,我已经不信了。你说你在中央电视台告诉我什么事,我就要去打个问号了。因为我可能更相信在我的网络之中的人,那他告诉我是什么。所以现在大家看到为什么政府在强调共产党员要入社区,要回到人民身边,要敢于带上党徽,要上岗,为什么啊?咱们在座的很多都是我们的干部,这就是要回到那个网状人群里面去。

 

如果你还架在外面,高高在上,说我是局长,我是市长,我来讲什么,这个网状人群听都不听你的。别说是你啦,你去看看希拉里,希拉里已经给我们上了一课呀,很深刻的一课。那就是因为原来他们所迷信的,西方式的民主体系,在区块链,在这样的网状人群之上,已经是崩塌掉了。它难以再去实现它原来曾经有的民主的先进性了。而我们需要去建立这样新的民主体系,而这种新的民主体系,区块链恰恰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种工具。为什么在中国大家就明白了。

 

为什么不是在美国?为什么亚马逊这样的企业它没有花那么大的力气来做区块链呢?原因就在于它们的体系是中心化、已经成熟的体系,想要打破,想要推翻,难度太大。而我们呢,恰恰是可以在民主化传播,在这种区块链聚集的P2P的这样一种民众力量增强的环境之下,符合政府的要求,符合经济发展的趋势,符合技术的潮流,来建立中国的新的民主化制度体系。甚至于用技术民主化来带动了社会民主化的进程,能够让我们所倡导的人民民主真正得以落实。这是对于整个中国的治理来说,太有好处的事情了。

 

所以说青岛所承担的这样一个链湾,我觉得做好了将会是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个小岗村。也就是说我们会影响全国,或者说能够真正开创中国的一个新的经济纪元的这样的一件事情。当然,你在做,别人也在做。全国都在做。争先恐后的上区块链项目,这个是好事,但是也有问题。我们来看到底哪些行业,哪些区域能够在未来脱颖而出吧。

 

所以说,适应于工业时代,工业生产需要的是西方式所建立起来的这样的哲学体系,或者说,它以分工协作为前提的这样的一种协作模式,这种模式跟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思想并不一致。这个东西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的阶段,要被改变,它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是相对很弱的。大家应该能体会地到,像特朗普的政策,他要减税,表面上看是要保护这些弱势群体的利益,但是实际上特朗普整个减税政策依然是围绕着富人来制定的。也就是说,在他原有的那样一颗树状的结构之下,想要去让人民获得好处,太难了。没有peer to peer,没有让大家对等的情况之下,你怎么去保护弱势群体的价值?

 

所以,大家去回顾历史上发生的所有革命,所有的这些社会变革,每一次都以牺牲弱势群体为代价。我们希望这次区块链的变革不再以牺牲弱势群体为代价,而是真正让弱势群体在这个社会里面得到尊重,每一个人得到尊重。这是我们原来的理想,为什么理想实现不了呢?原因就在于民众在没有技术做约束的情况之下,人的动物本性一旦被释放出来,那是魔鬼。如果真是让大家跟政府能随便谈判,拆迁款给我多少,那什么也办不了。我们要知道集中有集中的好处,民主有民主的好处。这两种之间不是对立的关系,千万别把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跟中心化对立起来。

 

我们看很多的区块链的论坛上面,大家都是拼命在强调我一定要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带来的问题就是过度的民主,过度的民主是效率的下降。不用说别的,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区块链的算法,区块链的算法就是 Decentralize 之后,它的算法效率是什么样子?一定是效率在下降的,那么用在人身上一样的道理,Decentralize 之后,魔鬼都被释放出来了,那都被释放出来的情况下,没有约束,那就实际上没有用处。我们都知道绝对的民主就没有民主,那它是一回事情。

 

所以,民主是有约束的,这个约束来自于娜里?原来说政府来约束,政府一来约束就是 Centralize,就是中心化的,那我们所说的 Decentralize ,是说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是用区块链手段来约束每一个人的行为,你得讲真话,你得注意到你的行为信息是不可篡改的,所以你必须要约束自己的行为。那这样来说,民主才真正变成了可行的一种手段。那以前,我们是讲讲而已,现在是要做做看看。我们能在各个领域里面,来实现P2P,让每个人、每个企业平等的这样一种可信的环境产生出来。

 

这个是在中国,我们能够聚集这么多人,我们来探讨区块链的应用,我们之所以能在各个领域里面找到应用场景的根本性的原因。这是在哲学层面,当然也是在社会制度层面上这样的一种差别。所以,我们现在强调的是要以技术为基础的制度建设,这个制度建设要覆盖方方面面,绝对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食品追踪这样小的行业。所以,这个制度建设,大家通过今天下午的论坛,能够看到我们在各个层面上所作的一些努力。当然,我们真的希望能在青岛能够落地,能够生根发芽。

 

当然,这里面应用的每一个方向,我们也看到了现在各个领域一些成熟的案例了。比如说,我这里面给大家举一些例子,比如像比特币,这是P2P的货币。它是货币民主化发行的典型的代表。现在基本上证明了这种货币是可以不依赖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策独立存在的。我们起码能证明这一点。至于比特币本身,它到底有没有问题,这个大家每个人看法不一样。这个可以求同存异。起码来说,这样一种民主化货币,已经变成现实。

 

那么第二个是基于区块链的金融民主化,我们也看到了虽然很多一些金融企业被喊停了。出现了e租宝这样的一系列的问题,但是金融的民主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它一定会向这样的方面来发展。好多人问我区块链应用是不是在金融领域应该率先取得大的突破?我还真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中国的金融体系想要全面的进行区块链化还需要一段历程才可以做。那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所以,我们说金融是一个区块链应用非常好的领域,但不是说是最好的时机,马上能用起来的这样的产业。这个还得再看。

 

这里面我倒是看好区块链保险,在保险领域里面的应用,这个可能会更快一些。因为现在保险的基本数学模型太落后了。我们现在的数学模型,大家如果对保险行业了解的话,知道是大数定律,那个模型是一百年前的东西。我们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我们信息量跟一百年前比起来,已经远远不是那个时候的样子。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保险模型一定要发生改变。这是一个因素。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保险的空间太大了。我们现有的保险产品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需要。我们在座的搞供应链,你说供应链设计的保险,有什么产品啊。没什么产品。但是供应链这个保险太有价值了。如果我们能用区块链重新设计它,那么这个价值将会非常巨大。它是既填补了以前的空白,又能够去颠覆这个产业的基础的数据模型。

 

在座的各位嘉宾,不知是否注意到,最近微信跟泰康联合做了一个微保,微信保险。看一下就知道了。他们在保险理赔、保险定价的模型上面,已经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寿险。这意味着传统寿险公司卖5000块钱的产品,我敢卖500块钱,我只是你的百分之十。那你怎么跟我竞争,已经没法竞争了。所以当越来越多这样的产品,尤其是基于区块链的这样一些产品大量的涌现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领域真的被颠覆掉了。所以,我觉得这个领域是最有可能会快速被颠覆的。

 

其次我看好的是区块链的证券。证券行业怎么用区块链,来改变它的经济模式,现在我们正在和一些小的券商正在研讨到底怎么用区块链来改变他们客户服务的模式。它本身就是一个交易市场,我们建立一些,不用大,比如有一百万的用户,我在它这一百万用户中间的token体系,那这个是我完全可以做到的。这个我们能做到,对整个证券行业来说影响也将是革命性的。

 

最后才是区块链银行。因为银行太赚钱了。它直接让我否定了现有赚钱的产品有相当大的难度。三个金融领域,最后一个可能是区块链银行。

 

那么还有像清华现在做的,一会儿邢教授会讲的,我们的“链网”。那么这个是颠覆的Cyber空间,那我们是怎么去做P2P的?做成民主化的这样一个Cyber空间?清华现在也在考虑,我们教育产业怎么做P2P,我们做P2P Education,比如我要发清华的区块链毕业证,清华的区块链毕业证不是为了毕业证防伪,我们同样是建立清华人才培养的生态,为清华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前两天,大家也看到清华大学公布了一个预算,我们的预算269亿,比第二名高出了100多亿。大家说清华真有钱。不是清华真有钱,是清华真缺钱。260多亿,国家补多少,国家才补60亿。剩下的200亿是清华自己来弄啊。我们又没有BAT,你说我们弄一个李彦宏来也行啊,李彦宏一次人家还捐了6.6个亿。虽然是人民币,我希望他捐6.6亿美元那是更好的啦。6.6亿人民币也不少啦。我们没有这个,但我们有章泽天,刘强东同志呢在我们校庆的那天捐了2个亿。

 

那是什么意思呢,你光靠捐款,已经是难以支撑学校的发展了。尤其是中国的企业家他的捐款意识还没有那么强,因为他的每一分钱真的来的不容易。你说真的要他捐5个亿美金,那这个有难度啊。所以,我们怎么样来建立清华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基于区块链,我们是要做这个。实际上要干嘛呢,我们是要给我们的人才发通证。

 

我们在他本科生的时候就发他的token,发他的通证。然后让大家来买啊,我们大家都看好,比如陈升同志,陈升在清华读书的时候,我们都看好他啊,那我们就都买他的通证,买他的通证,等于我们资助他呀。他为了对得起我们,所以努力,努力再努力,他拼命的赚钱,第二年就赚了一百万。赚了一百万,我们的通证怎么才能升值啊?他得给我们回馈吧。他不给我们回馈,卷着钱跑了,那他就不值钱了。所以,他拿出30万给我们大家花。那我们买的通证赚钱来啦,怎么办呢?就继续买他的通证。结果陈升同志更努力,赚到了一千万。又拿出来300万给我们发。接下来更努力,现在做成了世纪互联的老大,那他拿出3个亿给我们花。那你想我们当初买他的通证的人都赚了好几百万倍。我们又赚钱了嘛,那这什么意思呢,清华我可以持有我的人才期货。

 

不用你捐钱给我了,你需要做的是努力,再努力,就行啦。好好做一个对社会最有贡献的人,你的通证就值钱了。这就是一个新的教育生态,新的教育体系出现了。所以,我们大学靠的已经不再是让你捐款给我,而是通过培养真正对世界有价值的人来去为未来创造更大的价值,建立一种通证生态。所以,这是在教育民主化程度,我们要让每一个学生是自治的主体,而不再是一个单独分离的个体。

 

当然,最后,我们希望 BlockChain 的全球信用体系,每个人都是讲诚信的。我们原来讲诚信,最后呢,为什么我们都不讲了?原因就是你讲诚信没有回报。讲诚信没有任何的回报,那社会是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区块链就是要让每一个讲诚信的人,每一个付出努力的人,真正得到一个体系的回报。是这个体系要能够承认你做出的努力才可以。

 

所以,在任何一个区块链应用的设计当中,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一点。要去想办法怎么能让它变得更公平,让每一个人的付出,在这个体系里边都得到尊重,你做的事情,你讲诚信了,是你自身的价值最大化的结果。这是从数学上能证明的。那我们要形成的是一个可优化的、新的人的价值最大化体系。现在我们的社会,你用数学公式来优化的话,不讲诚信,是价值最大化的。那这个就错了。

 

所以,我们要用区块链做成讲诚信的价值最大化,这个不是靠你的自觉性,靠宣传你要有理想,要有抱负,要做四有新人,怎么怎么样,这不够了。光是一种理念的宣传不够,一定要用技术手段让每一个人变成是四有新人。要能够去真正的对这个社会产生更大的价值。所以,这就是社会管理的民主化进程。

 

现在大大一直在强调,我们要敢于去做一些制度化的改变,要能够探索人类从来没有过的一种社会制度的模式。西方的制度模式曾经是先进的,那现在看起来,它在工业时代是先进的,那在数字经济时代,在互联网时代,什么样的模式才是真正先进的,没有答案。那我们希望中国给出这样的答案。

 

当然,这样的思想是充满了应用的诱惑的,但是落实却是确确实实的艰难。不是在每一个领域里面,都能一蹴而就的。包括我所描绘的这样一个理想化的教育的新场景,做起来并不容易。我们需要不仅仅是老师,还有学生的共同努力才可以。每个学生怎么讲诚信,我们要他在大学阶段就养成说真话的习惯,因为区块链是自治的,是信息不可篡改的。那写入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那么这样就养成了每一个大学生讲真话的习惯。我们要知道,人讲真话是习惯,讲谎话同样是习惯。很可惜,我们现在很多的教育体系,并没有将大家养成讲真话的习惯。

 

这就是我们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最大的一个问题。很多人对自己洗脑啦,他讲谎话觉得跟讲真话是一样的。甚至于他自己觉得,我就是一个讲真话的人。这个对社会的负面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我们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跟清华互联网产业研究院,跟青岛市的相关部门一起来在这样的区块链的应用领域里面,努力的探索怎么建立一个可信的社会,怎么样能够建立一种可信的机制,从而改变现有行业今天的模式。一旦说有了这样一个基础,构筑在其上的商业模式的创新空间将会是极其巨大的。这个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再展开了。

 

最后,做一个简单的对比,在工业时代,人类创造的价值是人类在其他时间段里面创造的价值的十倍还要多。这是工业时代之前,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你去跟当时的农场主,你跟他们说我们用了瓦特的蒸汽机能创造十倍以上的价值,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现在又处在这样的一个关口,我们要迎来的是区块链的时代,我们要迎来的是数字经济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面,人类要创造的价值,我预言将会是工业时代的十倍还要多。

 

那咱们搞工业生产的人可能无法想象,人不是还要穿衣吃饭嘛,不是还要用现在这些工业设备嘛。那这十倍的价值在哪里呢?我相信呢,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来去研究,我们每一个人来去给出答案。那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嘉宾,在座的各位朋友,能够跟我们一起共同开创中国的十倍工业时代的价值。



相关热词搜索:区块链 清华教授 朱岩

上一篇:薛洪言:“区块链”的这股投机邪风还要吹多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