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正文
国泰基金CIO刘勤:基金信息化不是纯IT人的乐土
1999-11-30         来源:计世网       [我要评论]
在证券、基金业遭遇空前牛市行情的时间内,业务需求似乎验证了刘勤的一个老观点:基金业的信息化并非纯IT人的乐土。简单的说,纯IT技术背...
       在证券、基金业遭遇空前牛市行情的时间内,业务需求似乎验证了刘勤的一个“老”观点:基金业的信息化并非纯IT人的乐土。简单的说,纯IT技术背景出身的人,在今天这个业务突飞猛进的市场环境下,并不能很好地解决基金业所急待解决的各种信息化瓶颈。“基金业的IT部门总监应该是金融证券业务出身。”

支持刘勤观点的是这样一些事实:“同样是处理TB级的数据,如果仅仅从IT技术层面去考虑,那么数据分析的实时性谁来保证?如何能在实时性的前提下,保证数据从最低层的存储,到最终的应用,能够满足业务部门的需要?显然,这些问题在纯IT技术背景出身的IT总监那里,是不容易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

刘勤现在正是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信息技术部及金融工程部两个部门的总监,正是基金业务大发展对IT系统构成重大影响的直接见证人。在他眼里,基金业务里的IT人,必须是金融工程等相关背景出身,“在这个行业,高学历是有道理的,金融行业的门槛其实相当高,并非可以靠个人的直接生活体验去理解的。”因此,“基金证券业的CIO跟其他行业的CIO不同,一些行业可能对非IT的专业知识需要不那么高,可以一边干,一边学。但基金业则不同。金融工程本身就是一门极为复杂的学科。又有很多即时性的要求,在基金业做好一个IT主管,很不容易。”

按照刘勤的理解,“基金业IT的核心任务有三:传输、表达和计算。”所谓传输,即包含纯IT技术层面的传输通道、带宽等问题,也包含如何优化数据结构,以最合适的数据量传输信息。这又涉及到下一步:表达的方式。在金融工程中,业务本来的面貌如何,直接影响到这些数据的表达方式,这些不能靠技术人员的日常经验去理解。在前两项的基础上,基金业还追求高效的实时性计算。业务随时都在变,实时性对基金业来说是必须的,而实时性又要求以前两项作为基础,要求在高性能计算上有符合金融工程的算法等。

刘勤例举的旁证是:在全美各种类型的高性能计算业务中,包含国防军工、气象等“有名”的高性能计算大户,华尔街的高性能计算需求占据了1/3的比例,可见金融业对高性能计算需求的量和质都非常的高。相对应的,目前国内基金业在复杂金融工程计算方面,与国外还有相当的差距,“从观念到技术上,至少有10年的差距。”

与复杂IT计算相对应的,“国内的创新文化不足,对IT创新和金融工程的创新,很多基金公司还没有耐心和勇气去尝试。所以,这也制约了很多新理念和新技术引入到基金公司的IT 项目中来。倒是国外的一些最新硬件设备被大量引进。例如某知名IT公司的大型、小型机设备,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比在国外还高。”

刘勤对这种片面追求硬件的做法颇不以为然,“其实,一般的原则应该是用最通用的设备来搭建高性能的计算平台,而不是大量采用专有设备。专业设备既昂贵,维护上又不方便。通用设备则没有这个顾虑。越通用,就越容易维护,越不依赖于原厂商。”同样的道理,“国外金融证券部门采用最多的服务器系统是Linux系统,但在国内还是微软的产品更多。”说到底,“还是国内企业的创新文化不足造成的,对新事物没有主动汲取的精神。” 因此,刘勤觉得,国内的金融证券业的信息化理念虽然已经走在其他行业的前面,但仍然是一种很保守的IT文化,对于如何主动投资业务,关心不多,支持能力也不足。

制约基金业发展的另一个阻力是基金公司的原有体制。在大多数基金公司都有的国企文化氛围里,“IT部门做改进和调整,如果别的部门不能理解,就很容易招来很大的阻力。因此,IT部门做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只能做,不能说。只有结果做出来了,才能让人接受。”更大的问题是人才也得不到有效的配置。“在原有的体制下,IT部门全是IT技术出身,而且只能出,不能进,部门没有新鲜血液”。而队伍恰恰是基金业信息化最可仰仗的财富:“队伍必须好,有好的结构,好的氛围,才能干好事情。”

“即便当前股市行情很好,但那种粗放经营,简单扩展并不是件好事;要持久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把这些管理的基本功夫做好。”

刘勤期待基金业IT业务的目标是“风险调整后的实时绩效”,即通过金融投资的组合理论,对投资产品进行调整后的结果,进行及时的分析和处理,为一线的业务人员提供实时的分析支持。在这个看似简单的目标背后,“一是需要了解基金投资的组合理论,二是要对基金经理做出的投资调整,在动态的环境下做出及时的结果反馈,使得基金经理能够了解到他的动作的后果。而在反馈的过程中,数据采集的质量和速度,以及数据处理的速度,都非常关键。这些细活都需要在充分理解金融实务的基础上,在数量分析的专业背景基础上进行优化处理。”

在刘勤看来,当前中国基金业有很多各种历史“包袱”存在,但包含私募基金在内,仍然具有很多创新的动力和能力。“任何新的理念、体系、设备,总有勇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尤其是那些后起的公司,总希望尽快占领这个市场上的一定份额,所以对于新事物,还有接受的意愿。”以刘勤的观察来看,很多才成立的公司,出于追赶市场的需要,在接受新理念的程度上就超过了那些有一定历史的基金公司。而在私募基金方面,则更能体现出优胜劣汰,快速变革的味道,“只要证明信息化是个好东西,他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

 

刘勤其人

刘勤的专业经历中,曾经有趣的经历过巡航导弹的相关项目。在那个项目中,他的专长,数学统计分析发挥了作用。这也是他之后对学术背景非常在意的方面。所以,在刘勤眼里,“金融行业的门槛非常高,做基金业的IT主管,更是要在金融工程方面,有深刻的经验。否则纯IT解决不了问题。”

刘勤有过高校的教书经历,也有中科院的博士后头衔,还参加过基金公司筹备工作,学术和实践经历都已经很充分。所以,他也能很自信的说,“我给公司带来了直接的效益,我的部门的奖金是我们自己挣的。”但是当国外前5位的IT公司伸出橄榄枝的时候,他依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他的原则是要自己掌握核心技术,而不仅仅是完成一个项目,“收入待遇暂不说,但团队人员要有一半由我自己来招聘”,而这样的条件是对方不能接受的。

刘勤总结自己的性情是,要自由,能有空去香山喝茶,而不是盯死在一个繁琐的事情上。所以,刘勤也自觉能够超脱出各种利益,活得洒脱,并不为钱所累,也不为常规所累。“我国的很多行业,跟国外的差距越拉越大;证券基金行业同样落后于先进国家很多年,如果不能在近期的两年内把我国的证券业水平提上去,国外的基金一旦进入中国市场,将对我们的产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国泰基金CIO刘勤:基金信息

上一篇:迟学斌:“高性能”CIO
下一篇:基金CIO:纯IT人士干不了我这活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IT863.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IT863.COM.CN All Right Reserved